Brighten footwear (Part 2)

Britt H 擦鞋也可以干成一份事业

 

秋冬季节,对每个喜爱皮制品的人来说,是一年中的大好时光。皮衣、皮靴……似乎跟这个时节的一切都有着相似、相衬的质感。让我们再次回到Brift H,继续与長谷川先生的关于擦鞋、关于皮革护理的话题。

 

 

最初知道長谷川先生的名字,是五六年前在杂志上看到一小段介绍他的文字,那时侯这家店、Brift H还没有开出来。

文章篇幅不长,写了他从身无分文在车站前摆摊擦皮鞋,与街头相识的顾客、同行等的一期一会,偶然遇到一位上了年纪的前辈同行擦出的皮鞋跟其他人完全不同、散发着润润的独特光泽,自己为了达到那个水平日夜研究实验,渐渐的在擦鞋这个领域越钻越深。

旁边一页的照片里,20岁上下的年轻人在自己窄小的公寓里擦着皮鞋,身边被各种各样的工具和用品包围着。

一个现代日本年轻人对擦皮鞋这项很容易被低看的工作有如此热情,令人感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这篇文字,还有照片中青年纯粹而执着的眼神。

那个时候的長谷川先生已经因为擦鞋技术出众,开始被很多大型百货公司和买手店、时尚品牌店等邀请,做各种示演活动了。

那篇介绍读完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内容还隐隐约约留在记忆里,我又在另外几本杂志里看到了关于他的报道。这一回,他在南青山开出了那家“擦鞋店”。观念和印象中的擦鞋店和南青山这个东京首屈一指的高档区域怎么都没法联系到一起,又激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可惜就在那时因为工作关系搬离了东京,最终也没有能去实地看上一眼。时间一天天过去,关于長谷川先生和他的Brift H也被放到了记忆中的某个角落里。

这次因为一个意外的缘分,通过介绍有了采访長谷川先生的机会。听他讲述倾注了全部青春的擦鞋工作、他的擦鞋店,还特别为我们的读者介绍了可以在家中自己动手的皮革护理方法。

第一次与長谷川先生见面,与当年在杂志照片上看到的坚忍克己的印象已经不同,显得轻松自如、随和开朗。但一开口说起专业本行,却句句话里都能感受到他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的极大热情,是个非常有感染力有魅力的青年。

 

 

Interview with 長谷川裕也

我最想问的问题还是关于店铺的。

——为什么会想到把店开在南青山这样的地方呢?

長谷川裕也(以下,H):最初只是在街边摆地摊擦鞋,决定开店的时候,不由自主想到的地点就是银座或者南青山。这一带好鞋店特别多,J.M.Weston啦,CORTHAY什么的……

我内心一直有一个理想,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大家对擦鞋这个工作的固有观念。从这个角度说,地点也挺重要的。

 

在南青山和银座一带,聚集着世界顶级的皮鞋品牌。擦鞋却是个在大多数国家和社会里都很容易被人低看的职业。長谷川先生觉得要改变形象,把店直接开在这样的一流区域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最初看到这里的地址时也着实吃了一惊呢。(笑)

H:在车站前擦鞋,虽然来来往往的人多、客流旺,但大家都急着赶路,很少有耐心有时间让我们好好擦。(既然开店),就想把它开成一家顾客愿意专程赶来的店。

——在日本说到擦鞋,一般都是开在地铁站、超市里的柜台小店,或是站前路边的小摊。

H:的确是这样的,按照一般的惯例,地铁站、机场、宾馆之类人流量大的地方,才有机会招揽到客人。但我想做一家能把人汇集过来的店。

——目前为止的客人中,有没有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

H:嗯……(稍微想了一下),有一位在香港经营公司的客人,香港和日本的家里分别放了一半数量的鞋,各有50来双,还都是每双价值50万日元左右的。他希望能全部擦一遍,把我叫去他家里取了一趟。(笑)

——这里的顾客除了个人,还有品牌、店铺什么对吗?

H:有很多。还有公司邀请我去的,比较多的是证券公司。上门为公司里的职员擦鞋,这个服务项目人气还特别高。现在UBS证券和BARCLAYS CAPITAL都是签约客户,每周二、三去他们那里。其实那时候雷曼兄弟也跟我接触过,刚刚谈妥正要开始呢,却突然倒闭了。(笑)

——还听说有很多时尚品牌也成了固定客户。

H:对,比如说TOD’S。TOD’S很重视向顾客们介绍皮革保养方面的知识,邀请我在全日本的专卖店做示演讲解。一般都是在春夏和秋冬这两个新品上架的季节,2月3月一次,9月10月再一次,用两个月时间完成所有店铺的巡回。比如这个周末去了大阪的TOD’S专卖店,下周末再去神户的。

——示演的时候具体都做些什么呢?

H:这个……不同品牌有时候要求也会有些不同。拿TOD’S来说,因为这个品牌都选用非常优质的皮革,我就一边解说一边做示范,教顾客们怎样在家里保养自己购买的TOD’S产品。

还有CHLOE。最初CHLOE的工作人员拿了一双客人要求修理的鞋子来找我,等看到修好的效果,就提出今后所有CHLOE品牌的鞋都请我来修护了。这个合作一直到现在还继续着。

 

除此之外,Ralph Lauren、Hachett London、dunhill等等一流品牌也都是長谷川先生的主要客户,经常请他在店内或者宣传活动上做各种示演,传播皮革保养的知识。

——今天来这里之前,我又去看了你的博客,看到一张在John Lobb时的照片。

H:John Lobb现在有两个。一个是HERMES旗下的John Lobb,另一个是伦敦的本宗John Lobb。 有近150年历史的London John Lobb,一直是皇室御用鞋店,我去的就是那里。一楼是店面,却有一半空间像作坊,师傅们在那儿削着木头鞋模。说是店铺,看起来就像一个鞋的博物馆,过去的订制样鞋排得满满的。地下一层也是作坊,匠人师傅们在那里制着鞋。最里面的角落是擦鞋部,只有一个师傅,我就跟在他身边,一起擦。

——这样的机会应该很难得的,是怎样争取到的呢?

H:起因是我自己打算到伦敦进修,到了伦敦自然最想去John Lobb啦,那里是男鞋的最高峰嘛。这个想法跟客人聊天的时候说起来,没想到有一位客人平时经常在伦敦的John Lobb订制皮鞋,主动提出要帮我向品牌问一下……没过多久就得到了回复。所以应该说是多亏了顾客的热心牵线。

——長谷川先生还讲过课对吗?

H:对。面向社会人开办各种讲座的自由大学里有一个培育擦鞋职人的专业课程。现在因为实在太忙,我自己已经不直接教授了。我的伙伴明石先生(从当初开店时起就一起努力至今的另一位职人师傅),正在给大家讲授任何鞋都有最适合的保养方法。

——这个课程你们开了多久呢?

H:已经上了两年。今后打算在我们这里也开办这样的讲座,像擦鞋教室似的。这个想法其实我很早就有了,当初开店一方面是从商业角度考虑的,另一方面也希望能有一个空间,向那些对这个工作感兴趣的人传授擦鞋的真正价值。

 

跟我对话的时间里,長谷川先生的手始终没有一刻停顿地擦着鞋。据他说在店里的时候,每天至少要擦20双。今后除了欧洲,有机会的话,还想去世界各地工作、擦皮鞋,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中国、香港、台湾等亚洲国家和地区。

还有很多想问想听的,但转眼间已经到了营业开始的时间。

 

 

Brift H

ADDRESS:東京都港区南青山6-3-11 PAN南青山204

TEL/FAX:03-3797-0373

OPEN:12:00-21:00

CLOSED:周二

http://brift-h.com


 

TAPIR和江户屋相关商品,在fieldnotes网店及工作室开放日现场均有销售。

BUY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