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e Repair with Pride (part 2)

BRASS 持续升温的日本工装靴改制热潮的领军者

 

2007年开业之后,BRASS Shoe Repair and Products为在日本工装靴爱好者之间持续升温的改制热潮辅力加速,短短几年间就一跃成为日本Shoe Repair(修缮)& Custom(改制) Shop行业的中心代表。娴熟的技术和拔群的品味,让这家人气店铺始终客流不断。

在Part 2中,我们将焦点对准了店主松浦先生。从成为匠人的“异色经历”到创立BRASS,以及至今的一步步努力,听他本人一一讲述。

 

­­眼下,正有一场“修缮改制”文化热潮,在日本的工装靴爱好者中间静静的升温,逐渐扩散。2007年开业之后,为日本的这一文化潮流辅力加速,短短几年间就一跃成为日本“修缮改制”热潮中心代表的,是位于东京世田谷区的店铺“BRASS Shoe Repair and Products”。

店主松浦先生大学时攻读物理专业,毕业后就职于一家大型上市公司。作为技术人员工作了两年半之后,才转行到现在这个领域,是一位有着特殊经历的“匠人”。放弃原有专业和安定无忧的工作,转身投入到全新的“鞋履世界”……

在这个“Shoe Repair with Pride”专题里,详细介绍日本的工装靴“修缮改制”文化和领军者“BRASS”。Part 2中,我们把焦点对准了BRASS店主松浦先生,听他讲述进入这个行业的原委以及创立BRASS的前后经过。

 

 

Talking about Repair Culture (BRASS owner : Minoru Matsuura)

 

自己到底最喜欢什么呢⋯⋯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跟鞋打交道”

——听说大学毕业后,您曾在一家大企业就职,后来是什么原因使您辞去那份工作的呢?

松浦:当时工作的公司是一家大型上市企业,跟我同期入职的技术人员就有几百人。当然,技术部的部长只有一个。干着干着突然想到,“这么一天天干下去,三十年之后自己能胜出吗?”就在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是非常喜欢这个工作的。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按部就班也能做得差不多”。但“差不多”这样的高不成低不就,又能让自己走多远呢。人生还是得在自己真正喜欢的领域里,努力尝试一切可能性吧。想明白这些之后,就辞职了。

——您辞职的时候,脑子里是否已经有了现在这家店铺的蓝图?

松浦:啊,完全没有。当时一心想着要在真正喜欢的行业里,看看自己到底能干出点儿什么来。不过老实说,工作是辞了,可那时候连自己到底喜欢什么还不知道呢!

(在场的人都笑出了声。)

松浦:先辞了再说……就是这种感觉。然后才开始静下来慢慢想,自己最喜欢的到底是什么……决定还是干“跟鞋有关的”。

不过当时自己也并不知道有哪些具体的途径和方向,所以就选择先到制鞋的专科学校学习。去了之后才发现,不太合适。(笑)

那时候感觉到,自己更适合在工作现场通过实际操作来掌握技能,记住各种知识。当然有些知识是可以坐在书桌前读着课本学到的,可这一部分也能够在实际操作中慢慢领会。于是我就开始到处拜访修鞋店,请人家答应我在店里工作。最后雇用我的那家店其实并没有招人,但还是把我留下了。学校那边,我只去了半年就退学了。

——在那家店里具体做什么工作呢?

松浦:主要做男士皮鞋和正装鞋的修理工作。

 

 

开这家BRASS店铺,是希望一边跟顾客进行近距离的沟通交流,一边做好修鞋这个工作。

松浦先生2007年7月份开出了自己的店铺BRASS,选择当工作间兼店面的,是环七公路边上的一间旧车库。周围是世田谷区的大片幽静住宅,附近没有任何商业区域,决不能算是个开修鞋店的好场所。

 

——后来,您就开了这家BRASS修鞋店对吗?

松浦:本来我也并没有出来独立开店的想法。但在那里工作了五年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把整套技术都掌握了。既然都学会了,就试试看能干出些什么来吧。想法挺简单的。

那家公司规模比较大,接待顾客的地方和我们做维修的地方是分开的两处。

我在维修部门工作,能看到的只有转送过来的鞋子,却见不到顾客本人。无法和顾客直接交流,只是根据每双鞋上附着的备注说明来修理,总觉得并不能真正满足顾客的需求。即使是按照纸上写的修好了,但在一些细节上仍然有其他或许更好的方式。心里面希望能够通过跟顾客的沟通,给到最好的服务。开这家店(BRASS)的初衷,是想在维修的现场,和顾客做近距离的接触和交流。

在这里开店,地理位置不算好对吧?当时因为各方面条件有限,找来找去最终只能选择这儿了。即使这样,还是希望顾客能来到维修现场,虽然交通不太方便,但始终期待着通过自己的努力,顾客们愿意专程过来。

——曾经在杂志里读到过,最初BRASS只有松浦先生一个人的时候,就在一个小小的像车间似的房子里。

松浦:现在二楼是办公室,一楼是店面,绕道建筑物背后对着环七公路还有一个像车间似的底层工作间。那里原本是个车库,我最初刚开店的时候就只租了那个小间,既当工作间也当店面。因为本来是车库,所以没有自来水和卫生间(笑),工作中需要用水,都是每天早晨从附近公园里的公共厕所打回来的。自己要上厕所,要洗掉满手的油墨、胶水,也都得一趟趟跑到公园去。(笑)

图上:BRASS就是在这间建筑物最底层的车库起步的,现在也作为工作间使用着。我们前去采访时,几位工作人员正在埋头作业。

 

 

大家每回从门前路过,好像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这次我们探访BRASS的时候,正值9月上旬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下午。无论在怎样的人气店铺,都是个不容易看到顾客的时段。但在采访中,专程带着几双鞋赶到BRASS来的客人始终络绎不绝。在这并不占优势的选址之下,是什么成了制造这份旺盛人气的转机呢?

 

——最初您是怎么接到工作的呢?顾客从哪里来?

松浦:那时候跟现在不同,完全没有口碑,都得我自己到其他修鞋店去做推销,主动要求他们把接到的活儿交给我做。有了单子,就骑上摩托车去取来,修好了再送回去。这附近的修鞋店,我几乎都跑遍了。

不但当时,现在也一样,绝大多数修鞋店都无法在自家店里完成鞋底缝合,一般都是外包给其他专门做这一项的地方。因为缝合鞋底需要特殊的机器。这类机器笨重占地方,购买起来花费也大,很多修鞋店里都不会置备。但我最初开店的时候,心里就打算今后要在自己店里完成全部工序,所以一开始就把这些机器都备齐了。

——但如果只是从其他修鞋店接单来做的话,很难发展到现在这样吧?许多住得离这儿很远的顾客都专程赶到BRASS来。

松浦:当时的店面(也就是现在的工作间)在建筑物的正面是看不到的,完全埋在地下。门在这栋楼的背面,正对着地势低、车流量大的环七公路。借的时候并没想到,进去之后才发现来来往往车流不断,众目睽睽之下非常醒目。大家路过看到的时候,好像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呀?”

后来事情传开了,就有杂志编辑专门来做采访,还在杂志上做了介绍。就这样,渐渐的一般顾客也开始知道BRASS了。

——这个进展还是挺意料之外的吧?

松浦:是啊。一方面有杂志做介绍,另一方面一楼这间原来是个小理发店,关店不做了刚好空出来。我就把它也借下来,楼上当作店铺,楼下底层还是工作间。

之前店铺和工作间在一起,看起来太像车间了,不少顾客在杂志上看了介绍专程赶来,却不敢往里走。(笑)

图上:修缮工作中的一个步骤。要将鞋底中形状和厚薄不同的几个部分一气呵成缝在一起,需要操作者有非常娴熟的技术和高度集中的注意力。

图左:缝鞋底明线专用的机器、PEDERSEN公司生产的RAPID E-317。诞生于丹麦,目前已经不再制造的绝版贵重机器。松浦先生在开店当初就想方设法入手,现在也是BRASS的重要象征。

 

 

之后短短的时间里,BRASS就成长为日本工装靴Repair(修缮)和Custom(改制)行业的领军代表。

在采访中提到现在的旺盛人气,松浦先生非常谦虚地称“才刚刚起步”。但如同所有成功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努力,一时的偶然终究成不了一世,也无法做到长久持续。相信正是因为精通制鞋的各种知识和技巧,才有了BRASS在修缮和改制方面的极高品质。更让众多爱好者们信任依赖的,是松浦先生对工装靴的纯粹热情。

最后一回Part 3的主题为“保养”。继续请松浦先生介绍工装靴的基本护理方法,还将谈到作为基础工具被BRASS选入店内的江戸屋(EDOYA)鞋刷和Tapir皮革护理用品。

 

 

BRASS SHOE REPAIR AND PRODUCTS

〒155-0033 東京都世田谷区代田5-8-12

tel&fax:03-6413-1290

营业时间:12:00~20:00

店休日:周三

交通:

小田急线 世田谷代田站下车 步行2分钟

井之頭线 新代田站下车 步行5分钟 or 下北沢站下车 步行10分钟

http://www.brass-tokyo.co.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