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and Things (Part 3)

10-14

10: Levi’s 501

Vintage已经成为时尚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确立了一种风格。尤其是最典型人气也最高的牛仔裤,几乎是以一种文化的形式存在。时代变迁中,Vintage的流行也随着上下起伏,却往往挡不住年轻男孩子们一生中一度的痴迷。

偶尔能看见从上到下一身古着古董衣的男孩儿,那份热情虽然可爱,却很少有机会遇到令人欣赏赞叹的好品位。Vintage衣物大多在尺寸收放上具有明显的年代感,控制不好很容易成为“过去的”人。周身上下全是古董货的高价装束,一不小心也可能变成只有金钱和收藏在街上行走。

但Levi’s501却超越了一般意义的Vintage,任何年代的版型拿到任何年代穿都不觉得过时陈旧。即使是对古着古董没有兴趣的普通时尚男女,也大多会想在自己的衣橱中加上这一笔。

极度的古着迷会对不同时代染色用的染料、牛仔布的织法、甚至是织机的不同等等都说出很多差异和道道。但相信大多数人应该还是在那被时间造就出来的褪色和破旧中体验到了特别的味道。

现代的牛仔裤做旧技术,已经进化的可以在视觉上乱真。与过去简单的漂色不同,很多手工高级牛仔裤上的每一道褪色、每一个磨损都是在无数道工序下制作出来的。我自己也有这种古着风的牛仔裤。以Vintage为原型在打版上做一些微小改良,融入现代的尺寸感,往往比真正的Vintage更容易穿得合适。

但Levi’s501的Vintage,原来主人的体型、习惯和生活方式都可能变成上面的一个细节。体重有过增加、或是喜欢紧身穿的人会让腰部尺寸被拉大一些。喜欢把香烟钱包之类放在裤子后袋里的会留下一块方形的印记。穿得时间越长,大腿根部的横纹也就越多越深。即使是洗涤烘干的频率多少都会在缩水的大小和侧缝的扭曲程度里看出来。一个人的生活状态以看得见的“形”呈现出来,跟同一货号就有同样的褪色分布、同一处破洞的做旧加工的牛仔裤,终究有着不同的厚重感。

在拍左边这张照片时,试着沿上面过去留下的色纹做了造型。冲洗出来看时,明明早已是自己的衣物,却有种不可思议的陌生人般的感觉。

Levi’s501的最大魅力也许就在这里——收藏上一个人生命里的一段时间。

我们既可以在Vintage中寻找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也可以用现在自己的日常把新品一点点穿成Vintage。

11: LEWIS LEATHERS Leather Jacket

2002,JUNYA WATANABE COMME des GARCONS MAN主动向LEWIS LEATHERS提出制作联名产品。接下来三季的合作取得空前成功,不但让更多人知道了这个品牌,也让LEWIS LEATHERS从街头文化、朋克文化的象征变成了现在的高级皮革服装品牌。

LEWIS LEATHERS起源于19世纪的一个绅士服店,后来开始制作雨衣、风衣及赛车手服等防风御寒的衣物,二战时还成为英国空军的军服供应商。二战后,随着英国及欧洲进入了摩托车盛行的时期,以及英国青年对美国摇滚文化的向往和崇拜,LEWIS LEATHERS在六、七十年代迎来了品牌的全盛期。代表作机车皮衣曾在那个时代的很多重要历史镜头里出现,见证了英国社会的动荡和变革,也成为英国文化史上有着特殊意义和地位的服装品牌。

到了八十年代,社会风潮和生活习惯都发生了巨大变化,LEWIS LEATHERS也关闭了英国国内的所有店铺,只靠每年出口到日本的两、三百件皮衣订单维持品牌的存在。至今,日本都是LEWIS LEATHERS古董皮衣最丰富的市场,现任Gucci设计总监Frida Giannini到日本时曾专程到一家有名的Vintage店探访寻宝。

LEWIS LEATHERS也是个非常少有的因为一个爱好者而坚持下来的品牌。Derek Harris,这位2003年后才正式上任的品牌掌门人,跟品牌的关系却持续了二十余年。

Derek Harris十几岁时沉醉于朋克文化,与那个时代千千万万的英国青年一起,把身影留在了伦敦街头众多的历史性画面里。八十年代时受日本朋友的委托,到处帮忙寻找各种LEWIS LEATHERS的旧皮衣。在品牌关闭了英国国内的所有店铺之后,为了每年两、三百件发往日本的订单,每天八点下班后立刻从自己工作的地方跑到工厂里,研究版型,确认缝制质量。期间他还将在各种旧报纸、旧杂志里看到的所有关于

LEWIS LEATHERS的内容一点点积累起来,经过整理将品牌的历史再现。

2002年JUNYA WATANABE的提议让LEWIS LEATHERS从历史的记忆中一下子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线里。而一个并没有多少财富的普通人凭着自己的喜爱和坚持让品牌延续至今的过程,该是何等漫长的岁月呢。

12: PALPH LAUREN Hand Knit

American Casual的好品牌很多,却忍不住对Ralph Lauren另眼相看。

除了简洁而高品质的设计,Ralph Lauren总是在提案一种美好的American Style生活方式,比如如何过一个丰富而有意义的周末。每季设定的不同主题,让我们看见服饰的同时,也能体会到相应的文化背景和风情。这样的Ralph Lauren,意义远远超过了做漂亮衣服的时装品牌,用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赢得了超越国界和年代的很多人的心。

Ralph Lauren的系列里,对西部、对印第安土著等元素的诠释,是它有别于其他品牌的重要精神部分。时装的前行,每一步往往都是反回头来从历史中寻找灵感和根源。美国历史不长,却也同样成为各种American Casual品牌的源泉宝藏。但绝大多数主流品牌的追溯都不曾超越GOOD OLD AMERICAN的层界,既代表了现代主流社会人群的视点,也是多少有着种族色彩的视点。

Ralph Lauren却从80年代起,把历史的绳扣往上、再往上解开,将最初的殖民开拓时代认作为真正意义的美国文化的起源,并把这个观点长期持续的在作品中发表。一季或者短期的,可以作为一个灵感、一个主题来理解,而当Western Style、Native Indian Style跟Button-Down衬衫一样,成为Ralph Lauren不可切割的符号时,代表的就是一种思想、一种态度了。

形式、表象的美,可以轰动、盛行一时,却大都如浮云流水,昙花一现。而有精神和理念的东西,纵然有起伏,也终究会在时间的长河中稳稳的站住。

我想,这应该就是Ralph Lauren始终位于顶端的理由吧。

13: LOOPWHEELER Sweatshirt

LOOPWHEEL是一种古老的垂吊式编织机。

五十年代美国青春电影里,年轻男女们爱穿的印着各种LOGO的针织套头衫、连帽衫,大多就是用这种机器织成的棉线布料制成的。现在即使在美国本土,也已经找不到还有哪一家工厂在使用这样的老机器,取代它的是更多大型、高效的现代工业纺织机。

LOOPEHEELER,一个日本小型品牌,产品只有全棉针织套头衫、连帽衫等,却仍然使用着用LOOPWHEEL织出的布料。

LOOPWHEEL编织机一分钟运作24转,一小时只能织出1米左右的布料,非常缓慢。而现代纺织机的速度是一分钟240转,一小时织出10米来,提高十倍。

缓慢的转动,加上垂吊式机器的特点——织线从高处利用自重自然下垂,让棉线不受多余外力的牵制,带着一定的松弛和空气一起慢慢地编织起来,形成了厚密却异常松软的独特手感。用这种质地制成的棉线针织衫,穿在身上也像饱含着空气一样温暖舒适。跟现代纺织机织成的材质相比,穿的时间越长,洗涤次数越多,越能体会出织物本身饱满程度的不同。

古旧的机器增加了作业的难度,技术熟练的操作人员需要在一旁用视力追踪运转,随时控制质量。虽然据说LOOPWHEEL在全世界还有200台左右存在,但目前保持着一定生产量和规模的已经只有日本国内的极少数工厂了。LOOPEHEELER的小标签上,跟品牌名称用同样字体、同样大小印着Made in Japan的字样。

世界在变化,人口在增长,需要的商品数量也在增加。制造方式和工业模式变得越来越高效多产是非常理所当然、也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进步。但LOOPWHEELER的存在和努力,让我们活在当代也还有机会知道:织物可以以非常单纯的方式,孕育出非常优异的质感。

14: PRADA T-shirt

十几二十几岁的时候,经常穿着白色的衣服,白T恤、白衬衫、白毛衣、白夹克。

那时从没有去想过为什么,白色是个只要因为喜欢就可以理所当然伸手上身的颜色。

年轻的自己无知而无畏,自然不会多去考虑白色的种种风险和戒忌。事后才明白,当时无知得甚至连那是对青春无限的自己满怀信心的无畏表现都一无所知。

可接近三十岁时,已经渐渐很少穿白色,只会偶尔在换季整理衣物时望着箱底的白夹克感叹当年的英勇。对始终并不算十分纤瘦的我来说,白色是个使自己看起来不够苗条的颜色,是个不能让自己感觉良好、骄傲自信的颜色。周围人口中盛赞的“好身材”往往在穿着其他颜色时才能听到。

随着年龄增长,这几年衣橱中又开始多起了白色的衣物。有时周末洗衣,竟发现一周里穿了四、五件白色T恤。白色不是红色、粉色,不艳不嫩,却跟偏爱的黑色、藏蓝形成对比,跟灰色、米色融合亲近,为周身带来一抹自然的明亮。炎热的夏季,只穿一件薄薄短短的白T恤也并不再会令自己觉得不自在。

时间慢慢滑过,我至今都没能拥有穿白色也苗条修长的大好身材,但似乎已经可以不那么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不那么需要被认可被赞赏了。